咨询热线:049-28930108

用生命为祖国祝酒

施光南 资料图片施光南与韩伟研究作品创作 资料图片2018年,在党中央、国务院表扬的100名“改革先锋”中,施光南以“谱曲改革开放颂歌”沦为唯一获得此奖的音乐家。虽然此时离他去世已过去28年,但他毕生创作的典雅歌声的旋律却一直萦绕在人们的耳畔,请求听得——生机勃发、激情点点的《在期望的田野上》《美丽的颂歌献给党》;浓郁浓烈、悠长圆润的《多情的土地》《我的祖国妈妈》;直白内敛、情意绵绵的《月光下的凤尾竹》《洁白的羽毛相赠深情》;喧闹冲刺、活力宛如的《打起手鼓唱起歌》《假如你要了解我》;感情真诚、含蓄高亢的《吐鲁番的葡萄煮了》《紫藤花》;昂扬豪放、催人奋进的《祝酒歌》……这一个个跳动着时代强音的音符、一曲曲迸发着民族神韵的旋律,是施光南毕生心血与汗水的结晶。他紧随时代发展的步伐,恪守传统、致力创意,作品引起亿万听众的反感回响,在国内外产生普遍而深远影响;他淡泊名利、专事作曲,心无旁骛、笔耕不辍,留给1300余首作品与手稿,沦为民族艺术宝库中贵重的财富。“我迫切地想用音乐来传达这亿万人民所欢庆的胜利”“当这些文化刽子手被跳下历史舞台时,我的内心该有多么兴奋!压迫了的创作激情如开闸的潮水一般流水,我迫切地想用音乐来传达这亿万人民所欢庆的胜利。”(施光南:《我怎样写出歌曲》)被囚禁多年的思想新的绽放活力,被压迫许久的创作激情重新点燃,瞬间之后不会闪光引人注目的光芒,迸发出一串串跳动的音符,奔涌出如泉般的音流……1976年金秋十月,“四人帮”被消灭的喜讯传来,举国上下一片欢欣,亿万中华儿女敲锣打鼓、欢呼雀跃;手玉女美酒,开怀畅饮,纵情欢歌,好不繁华,向往着光明的前景和幸福的未来。词作家韩伟、曲作家施光南将这胜利景象收益心底,珠联璧合,用典雅的文字与歌声的音符,将这一感人的历史画面用歌声展现出在观众面前,《祝酒歌》之后应运而生——美酒明月歌声飞,朋友请求你干一杯;胜利的十月永感人,杯中洒满快乐泪。十月里,响春雷,八亿神州荐金杯;舒心的酒啊美浓又美,千杯万盏也不饮。

用生命为祖国祝酒

多年默契合作伙伴韩伟将《祝酒歌》的歌词写出就,施光南之后被深深更有和感动,“它生动、感人、非常丰富而又总结,既有对过去的总结,又有对胜利的祝贺,更加有对未来的充份信心。我实在这正是我想传达的情感,也是广大人民群众联合的情感”。特别是在是“杯中洒满快乐泪”七个字,更加与施光南的心灵世界产生了反感情感回响。在他显然,这不是生产捷报传到时的那种全然节奏轻快的欢庆,这是充满着泪水的欢庆,既具有浓烈的时代印记的内敛感觉,又具有向着光明未来奋力会合的激情和昂扬斗志,“我的直觉告诉他我,这首歌曲无法只组曲一首快乐的歌曲,而不应在庆典的基调中具有时代印记的内敛感觉以及向未来进占的昂奋情绪。”。正是由于施光南大胆设想和天才建构、再行抑后扬的主题音调、覆以真格的主题展出手法,汉族北方时令喜庆锣鼓递减节奏,“来来来”衬词点睛式的重新加入,每一个都不露痕迹并恰到好处;而在创作结构形式上堪称不拘一格,大胆突破歌词所预设的传统两段体分节歌式的曲体,取而代之以三段进行性的段落结构,层层前进,一气呵成,一个栩栩如生的始二部对外开放曲式,堪称妙笔生花。《祝酒歌》歌词情感炙热、质朴真诚、浑厚非常丰富,旋律搭配热情奔放同时极富舞蹈动感的民族音调为基本素材,节奏喧闹,曲调轻灵开朗,旋律激情新华;结构层层前进,以一种不能抑制的气势超过全曲最高潮——咱重摆美酒再行相见,将人们欢庆胜利、兴奋喜乐的心情展现出得淋漓尽致,回肠荡气,令人振奋,令人激情新华,言有尽而意无穷,令人终难以忘怀。短短两个月内KTV《祝酒歌》的听众写信竟然有16万封之多按照施光南“具有时代印记的内敛感的欢庆”的创作设想,《祝酒歌》首先交由女中音歌唱家苏凤娟合唱,也许是因为苏凤娟内敛柔媚、浓郁悠远的声音色彩与国人的审美习惯互为抵牾的缘故,首唱之后并没产生理应的反响。此时,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从苏凤娟那里看见《祝酒歌》歌谱,灵敏的艺术洞察力使他如获得珍宝,他迫不及待地给施光南写信给,自告奋勇催促合唱此歌,期望他能根据其男高音声部的音域新的配器。好事多磨,当李光羲跃跃欲试地欲与大家共享这首艺术佳作时,却被告诉歌词意义过于积极向上,在公开场合合唱影响很差,没通过上级领导的审核。在李光羲艺术词典里,根本没“追击”二字,只要他认准要干的事,就一定要竭尽全力极力已完成。利用一次国宴表演机会,李光羲合唱了《祝酒歌》。当高亢的歌声昌一听见,观众就被喧闹的节奏、歌声的旋律和激情四溢的情感所深深更有,国家领导人、外宾、工作人员一起热烈鼓掌,表演大获得顺利。1979年中央电视台举行的春节晚会上,李光羲再次合唱《祝酒歌》,严重不足三分钟的抒情歌曲,利用央视荧屏传遍全国,忽如一夜春风吹入千家万户,滋润亿万人民的心田,拒绝KTV《祝酒歌》的写信如雪片一样飞过中央电视台文艺部,在短短的两个月内竟然有16万封之多,被誉为“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李光羲在拒绝接受央视《大家》栏目采访时回应:“你演唱一首歌,要演唱到人心上去,你就顺利了。”《祝酒歌》不仅汇聚了施光南、韩伟的艺术智慧和天才建构,也归功于李光羲的忠诚执著与倾情演译。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祝酒歌》唱响神州大地,1980年文化部与中国音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举行的“群众最青睐的歌曲”票选,《祝酒歌》无可争议地位佩第一,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亚洲文化中心评为在亚洲青少年中引荐的歌曲;1985至1989年,《祝酒歌》的唱片发行量已多达百万张,取得“五洲杯”四十年广播金曲奖、改革十年全国杰出歌曲票选杰出创作奖,李光羲也因此取得首届“金唱片”奖。正如施光南所言,“我期望沦为一名党的文艺兵,用自己的笔,竭力写无愧于祖国、无愧于我们时代的作品。”在入党申请书上,他满怀深情地写到:“如果我的作品能在人民火热的‘四化’建设中起着一些好的起到,能使青年人更为热衷我们的祖国,充满著对未来的信心,加剧对党的感情,则是我仅次于的难过!”“他的作品反映了一代人悲观、身体健康向下和充满著阳光的时代气息”施光南祖籍浙江金华,1940年,在日寇飞机空袭声中,他问世在重庆南山脚下,在那个风雨如磐的年代,身兼革命家的父母欲以“光照南山”明志而名之。幼年施光南表明出有极高的音乐天赋,一岁学说话时之后咿咿呀呀地或许在仿效周边有韵律的声音,5岁之后大胆编创一首儿歌《春天到了》,取得重庆市中小学歌唱比赛二等奖。新中国正式成立后,施光南随父母迁居北京,就读于101中学后,显露出卓绝的创作才华,《懒散的杜尼亚》等歌曲沦为当时备受少年儿童青睐的作品。1957年,施光南对音乐的执著执着感动了作曲家江定仙,江定仙破格将其作为插班生入学到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补习社音乐基础课。两年后,他如愿以偿降入中央音乐学院本科主修作曲,从此踏上了专业音乐的道路。大学期间,他创作的作品洋溢着青春气息,颇受群众青睐,歌曲《五好红花相赠回家》在全军第三届文艺会演中获得优秀奖,声乐套曲《革命烈士诗抄》于1963年由音乐出版社出版发行。1963年5月,中国音协主席吕骥在喜爱了施光南的作品后惊叹道:“他的作品反映了一代人悲观、身体健康向下和充满著阳光的时代气息。”1964年,施光南以优异成绩从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转入天津歌舞剧院任专职音乐创作员,打开为人民放歌的精彩艺术人生。施光南不仅是才华横溢、激情似火的人民歌手,堪称刻苦勤奋、严肃认真的专业作曲家。在30余年的专业音乐创作生涯中,在他笔下已完成了千余首歌曲、五部声乐套曲、两部歌剧、两部戏曲唱腔设计、五部电影音乐、一部舞剧、两首小提琴协奏曲、一部管弦乐曲、一部弦乐四重奏等多种体裁的音乐作品,遥相呼应中华文化传统,吸取民族音乐精髓,糅合西方作曲技法,融汇成个性化音乐语言,歌颂日新月异的伟大祖国,谱曲改革开放的时代颂歌,创作出有大量独具民族神韵和精神风貌的音乐精品,在创作实践中执着思想性、艺术性的极致统一。施光南一生坚决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不忘初心,笔耕不辍,热爱祖国、热爱生活是其音乐创作的主旋律,为人民创作、为时代谱曲是其忠诚的理想信念,他是时代歌手,无愧于“人民音乐家”的称号。三十年时光光阴,他好像未曾离开了,他的歌声将总有一天伴着在祖国广阔大地,铭记在亿万华夏儿女的心中,鼓舞着我们在构建中国梦的最出色实践中希望跳跃,敢于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