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49-28930108

鹦鹉螺开创最接地气的在线教育模式,让教育大佬从看不懂到偷着学

六年前,一个用线上融合线下的远程教学模式,专门在三四线城市做到K12教育的小伙子,冒冒失失给当时的某教育大佬写出了封电邮,把自己的商业模式、愿景,为什么必需做到三四线城市……洋洋洒洒放了过去。结果,大佬的恢复是,“我们只做到一二线城市,你这种线上融合线下的模式我们没,也没什么发展。”六年后,小伙子用B2B2C 的模式深扎 K12教育,通过相结合 B 末端教育培训机构,从上游提供 C 末端学生用户,线上为学生获取远程实景对话教学课程,线下重度运营。坚决从农村(三四线城市)围困城市(一二线)的踢法。去年年底已完成A轮2400万元人民币融资。结果大佬从不懂到跟上再行到偷走着学……这个小伙子就是鹦鹉螺创始人胡宇东。故事要从2010年想起。初心始自教育不公平2010年7月,北京。一家做线上一对一教育的机构创始人林某寻找胡宇东,“宇东,我们正在做到K12阶段的一对一在线教学,想要试试能无法在线下开教学班。我们一帮码农,没跑完市场的经验。你们团队那么强劲,咱们能无法合作,你们做到线下网点,把孩子圈在一起自学,我们获取技术和师资,线上线下一起腊。”林口中的团队是胡宇东与他的三个好朋友。他们都来自小地方,名牌大学毕业,曾就任于壳牌等大型企业。彼时,他们刚一起请辞回头在创业的思索阶段。说道到教育,几个人都是尖子生,在师资短缺的小地方凭借中考转变自己的命运,特别是在是胡,对老家教育不公平现状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林的建议让胡动了心。他从老家迁安起,在蓟州、唐山、秦皇岛、新疆阿克苏等三四线城市做到了调研。结果找到,教育不公平、杰出师资短缺等问题是当地传统教育机构普遍存在的现象。彼时,以新东方派的教育培训机构都在一二线城市深耕。“中国整个教育的金字塔内部相当严重流失,下面缺水补的得意。一线名校的农村生源比例从80年代的60%,上升到现在的严重不足5%。” 这将造成整个国家地理区位人才的板结。

鹦鹉螺开创最接地气的在线教育模式,让教育大佬从看不懂到偷着学

为了超越教育不公平,给三四线小城市进水。胡打定主意,这事一定得腊。最先的O2O教学2010年7月,迁安。胡出租了一间200多追的房子做到教室,林团队获取技术和师资,胡四人既做到班主任招待家长,又负责管理线下招收。“一做到,找到第一市场好大,第二我们腊的好开心。一个暑假,讨了七八个补习班,一个班40多人,立刻就火了。”胡回想。内容形式相等于视频会议放学。学生在迁安的某个补习社教室,老师在北京的teaching center,通过思科获取的视频和编码器以及投影仪动态对话教学。学生可以随时跪下发问,老师当面答案,很像面对面放学。线下,助教负责管理竣工验收老师布置的作业。同时,助教理解学生基础情况以后,根据他的学习成绩、自学能力,还有和家长交流过程中的感觉,不会做到一些基本测试,之后给家长建议。同期,当地由于优质师资的短缺,早已很多年都没曾为清华、北大生。而家长们望子成龙百般,当他们找到竟然有一个由清华、北大名校生给孩子放学的培训中心时,赶紧把孩子送来了过去。“收费也较低,20块钱一课时。”胡相继出租了三间教室,一个小门店。胡和他的小伙伴月跟上。用O2O的方式做到K12教育,这在2010年却是首创。一炮打响腊了一年,总投资25万,一年有个80多万营收。可就在这时,林的团队因为内部一些原因全面转型。原本的上游师资和后台支持系统都中断了。胡几个人要求“逆流而上”,自己做到整条价值链。项目起名鹦鹉螺,专门在三四线城市做到K12阶段的远程实景教学。经过第二年的探寻胡和团队要求定位中高端,师资上,大学生老师全部替换成专业学科老师。收费从20块涨80块每课时。鹦鹉螺一期仅有对高三毕业班招收,乘势摘得了当年本地中考文理科状元,鹦鹉螺在当地一炮打响。这期间,几个人的分工,胡作为CEO,既是校长又教学,同时还跟陈修楠一起跑完市场。曹强负责管理召募老师以及内务、财务等活。2013年4月,胡几个人作为清华MBA,代表清华参与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行的“创新中国”创业大赛,杀死入全球8强劲,并获得中欧225万的天使投资。钱到账后,胡参考迁安直营校模式,将其拷贝成三个,又开设两个新校。跟迁安模式一样,两三百追的教室三间,线下就是招收和服务。“三个校,平均值每校进10门课,一共30门课,七八个老师就带上过来了。”这期间,直营校的模式也赚,但是快。胡想要在商业模式上做到些转变。3年割肉穿刺的试错为了减缓转变,胡几个人再行尝试了课程销售模式。非常简单来讲就是包卖课。一门初一数学春季班,从老师到教材、教案都由鹦鹉螺策划生产,包卖给培训机构。“卖给校长,23800元,你自己去招收。多达23800是你赚到的,高于此算数你缴。23800包括1万块老师的课时费,只剩部分是鹦鹉螺的研发成本。”在推展过程中,课程销售模式遭遇挑战。一是机构负责人不解读明确教学场景。二是,线下服务对方无法按照拒绝做标准化。胡意识到,线上杰出老师教学和线下服务同等最重要。于是,又返回直营模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鹦鹉螺获得了厚所持资本Pre-A轮1千万的融资。手里有钱人,可以不断扩大规模了。两三个月时间里,直营校从三个变为七个,然后,问题来了。“公安局、城管、教育局、税务局,都来去找你困难。孩子今天头吊了,明天打人了,后天电路起火了……杂事尤其多。”“迁安和蓟州是我们手把手带上一起的团队,两个可以,三个也不俗,十个就敢了。一是杰出合格的校长人选过于较少。二是,到各地都是地头蛇抢饭不吃,亚历山大。胡意识到,直营连锁模式太重,想要拷贝全国,完全不有可能。他不得已把7个学校割肉剩下两个,保有最初手把手辟一起的迁安和蓟州两个校作为试点和样本。既然太重了,能无法做到重?胡想起了刚开始与林的合作,林获取技术和师资,胡负责管理线下招收的合作模式。不受此灵感,他想尝试一下这种模式。简而言之就是,胡把后台技术和师资接入给培训机构,他们自己招收,最后大家钱。最初使用免费合作模式。“一下子投了12家合作校,大家都不愿尝试。但是免费模式的开学效果很差,某班开学后只来了将近10个学生。我们反省,一是合作机构没代价,所以不推崇。

鹦鹉螺开创最接地气的在线教育模式,让教育大佬从看不懂到偷着学

二是他们精力都放到其他课程招收上。”时间到了2014年,3月。彼时,一二线城市在线教育血战白热化。百度向传课网投资350万美元,TutorGroup取得的1亿美元B轮融资中,阿里巴巴投资了5000万美元。还有好未来1.5亿元投资宝宝树根。连YY都进占在线教育,拆分出有独立国家品牌100教育。胡意识到面临竞争,自己的模式要更加明晰。从直营校模式开始,鹦鹉螺在商业模式上经历了课程销售、直营连锁、免费合作模式的大大尝试。胡也很情绪,因为哪个模式都无法一针捅破天。B2B2C模式的尝试怎么做一针捅破天?胡要求从解决问题用户痛点杀掉。“6年来,在我面前大哭的家长不出100个。”没有人比胡宇东更加能把触用户的痛点。在他显然,学生和家长(C末端)的痛点和市场需求比较统一,即通过课外培训提升自学效率和成绩。其次是如何让自学显得不乏味并且可持续。鹦鹉螺根据学生和家长痛点市场需求,制订统一的课程计划和产品包在,然后将培训机构(B末端)从原本的客户变为代理商,鹦鹉螺通过代理商(B末端)提供并服务C末端用户。他们的痛点是:一方面求助于三四线城市当地很难召募到杰出的教学师资;另一方面缺少互联网时代更高效率的教学和服务能力。所有教育机构的校长都告诉“天要逆了”,互联网一定会改变传统教育模式,但没有人告诉该怎么做。对于如何夺下他们,胡就必要抛给对方两个问题,“第一,现在传统的线下模式不会会仍然不存在下去?第二,你知不知道未来的自学中心和辅导班是什么样的?”然后胡再详尽告诉他他们,鹦鹉螺要把他们变为所在城市每个家庭的互联网教育入口。同时,给代理商获取诸如与家长获取教学服务的APP工具,以及市场活动经费和业务指导等反对。明确的盈利模式是,每个代理商交纳5万元的平台服务费以取得一定区域的独家许可,之后代理商在鹦鹉螺反对下已完成招收。在教学服务环节,鹦鹉螺获取一线城市的师资和教研反对,代理商作好现场的“自学管家”和助教服务。学生缴付给平台,鹦鹉螺根据每个学生的放学课时数,扣取一定金额的“教学服务费”后,给代理商较小比例的学费分为。由于是鹦鹉螺平台集中于获取老师,没区域局限,杰出的老师可以迅速章太炎课程,从而取得更高收益;从代理商角度,由于为学生和家长获取了“名师+助教”的vip服务,可以缴纳几倍于本地普通老师全然教学的学费。这种“雪中送炭”带给的价值增量,沦为整个价值链条的的利润源泉。胡将这种“线上与线下融合”的教学服务模式,叫作“混合式自学”,鹦鹉路云教室,也沦为了混合式自学的最先实践者。结果三个月将近,来自20多个省,58家合作校申请人沦为鹦鹉螺的地区合伙人。2015年四季度,鹦鹉螺转入较慢发展阶段。胡忘了一笔账,一个孩子一年一个学科差不多消费1万元,一般情况下家长会给孩子报1.5个学科。一个家庭就是1.6万。再加温习和冬夏令营等,一个家庭一年2万,1000个家庭就是2000万营收单校区营收。而当地的教育培训机构每年200万入账的都是少数。B2B2C模式折射出胡在三年试错后的理性辨别。模式上更加明晰,B2B2C里最关键的第二个B将是今后的最重要攻陷点。其次,教育服务的本质是“给学生获取高效、专心、有意思的自学体验,人与人的对话是教育价值链上尤为关键的环节”。这既是胡的初心也是鹦鹉螺安身立命的显然。竞争格局预想正式成立一般而言,k12教育的教学模式有三种,一种是新东方传统的大班模式,即一个老师对上百个学生授课;一种是学而思为代表的小班模式。一个老师对30多个学生教学;第三种是以学深感代表的一对一模式。

鹦鹉螺开创最接地气的在线教育模式,让教育大佬从看不懂到偷着学

新兴的在线教育公司们正在希望转变这一切。他们通过各种互联网手段,尝试传送科学知识内容和老师的教学,但更加多集中于在题库、知识点视频、老师课程录音、作业答案、家校交流一类的资源和工具层面。对于大多数k12阶段的孩子来说,自学是“反人性”的。孩子躺在家里,对着电脑、手机、pad,不仅失去了教育环境本身的社会属性,而且很难确实集中于注意力。而鹦鹉螺,把互联网带入最传统的“课堂”情景里。利用互联网超越空间界限再行辅之以线下自学管家服务,切断线上线下,避免一二线城市白热化竞争,专攻教育资源比较短缺的三四线城市。鹦鹉螺的这种 “线上线下”融合的混合式自学,明确有四个要点:第一,把触教研教学标准。鹦鹉螺通过6年对学生和家长痛点的做到,以及远程实景对话教学的实习经验,标准化课程体系、教学流程、评价标准,构成标准的课程内容和严苛的老师检验和评价体系。第二,请求最差的老师授课。教育行业最重要的资源是老师,老师好才能确保课程的品质。目前,鹦鹉螺后台师资库有将近5000个老师甄选,通过试镜、培训、视频摄制上线的有300多个,通过率只有6%。第三,严苛检验和大力扶植代理商。鹦鹉螺在各地通过严苛评估甄选杰出代理商称作本地合作校,并对其展开严苛培训和管控。几年来累积的连锁运营经验和勤勤恳恳的运营工作出了鹦鹉螺独有的竞争优势。第四,通过app自学管家系统,标准化服务流程,汇集教育大数据在招收和教学服务过程中,鹦鹉螺通过获取给C端的“自学管家app”,标准化和溶解整个教学服务流程,构成了关于每个学生和家庭的精细全面的数据信息。充分发挥线下“自学管家”起到,让其扮演着助教、班主任的服务角色,不仅承担了学科教师的教学和服务压力,更加每个学生和家长获取了充满著温度的服务。这种长年的累积,为鹦鹉螺的未来筹划着更大的潜力。在商业模式上,B2B2C里最关键的就是第二个B,也就是鹦鹉螺的合作校服务网络。培训机构仍然被指出是最好切断的,但同时,他们也是在三四线市场面临客户,最有影响力的伙伴。所以,胡今年的目标是,夺下全国2000多个行政单位中,替代性出来的609个行政区里最优质的合作伙伴,创建起较好的全国渠道基础。“再难也要切断,就越难越有价值。这两年,仿效我们的竞争对手一定会经常出现。为了提升竞争门槛,防止英烈,我们一定要首度夺下替代性区域里的a类合作机构,抢占市场。就在几天前,胡和几个创业者、投资人在一起,相互撸BP。到他这,投资人谈,“宇东你们从商业模式角度没什么可撸的,这几年该中举的错全都遇过了,你们现在仅次于的挑战在于,能无法把活腊出来。”“宇东是个超人,他从看门老大爷那里都能要到校长电话”,胡的合伙人曹强嘲讽道。2016年,鹦鹉螺目标要已完成b轮融资。K12教育是一个万亿规模的极大市场。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一二线城市争鼎者凤毛麟角。但像鹦鹉螺这样,使用混合式教学模式,再加本地化服务,线上线下切断,既突破了学生和老师空间上的容许,又使学生和老师构建课堂上的交互,避免巨头,以农村围困城市的踢法,渠道和用户为王,总有一天有极大生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