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49-28930108

【东林赤子】谢延军:愿为祖国留青山

为了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样板引导起到,用身边的典型激励师生慈悲报国、敬业奉献给,学校启动了《自学黄大年,找寻东林赤子》活动。经过找寻,我校有很多教师像朱大年一样心有大我、慈悲报国,把振兴中华作为吾辈毕生之责;有很多教师像朱大年一样教书育人、敢为人先,率领科研团队辛勤奉献给,坚强研制成功;有很多教师像朱大年一样泊深名利、心怀奉献给,不计得失、坦坦荡荡……现学校全媒体相继刊登“东林赤子”的典型事迹,期望东林师生可以把黄大年未完的事业发展好,在东林建设更好的朱大年团队。愿为为祖国拔青山12304公里、11个小时的飞行中,从苏格兰的爱丁堡到中国的哈尔滨,从龙比亚大学到东北林业大学,2010年,当谢延军自由选择回国的时候,英国人回答他:“是我们给的条件过于好吗?你想什么条件,我们可以商量。”可谢延军答道:“我只想为我的祖国做到点事情。”谢延军像朱大年一样,只要祖国有恶魔,无论身在何方,无论享有什么样的物质条件,都会决意返回祖国。在他们心里,祖国必须就是最低必须,服务国家就是最差挚爱。人的一生充满著了自由选择。应否之间,权衡之中,考验着智慧,更加照鉴情怀。2016年,当谢延军的项目在河北优林科技有限公司月落地时,谢延军大笑了:“这项可以让速生杨木变为优质‘阔叶材’的技术再一在祖国派上了用场,我离梦想更加将近了。” 中考歪打误撞走出木材的世界1975年,谢延军出生于在四川省眉山市。只在《夜幕下的哈尔滨》中听过“哈尔滨”的他,从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不会与这座城市沾上边儿,更加没想到自己不会歪打误撞地与木材结为不解之缘。1994年谢延军收到了经过调剂的中考入学通知书:东北林业大学木材加工专业。“这是个什么专业?会是腊木匠的吧?”未曾听过这个专业的家人心里平伴奏。但是由于家庭经济艰难,谢延军想因为初中给家里减少开销,所以还是硬着头皮走上了驶往哈尔滨的列车。虽然对木材并没天生的兴趣,但谢延军还是对于每门专业课程都严肃认真的对待、从不虚弱,为更进一步进修奠定了较好的基础。1998年,凭着坚实的专业知识,谢延军沦为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原林产工业学院)两名考上硕士生的学生之一,师从我国木材科学领域知名科学家刘一星教授和王清文教授。两位导师缜密的工作态度、对学术执著执着的精神也渐渐病毒感染了谢延军,在他们的循循善诱、因势利导下,谢延军开始对木材科学确实产生了兴趣——原本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调控木材的性能,让原本易燃的木材显得防水,这真是太神秘了。也正是在那段时间,谢延军具体了自己的人生梦想:在木材改性领域了解钻研,用科技打造出新型木材。1999年谢延军取得亚欧林业交流项目资助,作为交换生去维也纳农业大学自学一年。项目为谢延军获取了1年的生活费用,但是7000多元人民币的路费却沦为谢延军的一个“难题”。上世纪90年代,7000元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导师刘一星教授还是出钱给谢延军以仅次于的反对。“探亲进开眼界,学学他们的先进经验。”带着导师的托付,谢延军走上了更加辽阔的舞台。 探亲不甘寂寞找寻科研的机会第一次探亲,谢延军尤其不适应环境,这种不适应环境不仅是饮食、环境、语言上的变化,更大的则来自于文化。“欧洲人干什么事都很严肃,有条不紊,但对于只有一年交流时间的我来说,感觉效率太低了。”谢延军十分生气:“一年时间想着就过,我无法这样晃晃悠悠地过日子。”本来亚欧林业交流项目并不拒绝学生做到科研,只要已完成涉及课程就可以。但是谢延军却主动和指导老师Alfred Teischinger教授交流:“我对木材的热处理改性尤其感兴趣,我早已设计了一套实验方案,请求给我机会参予你们的科研。”经过重复催促,Teischinger教授再一被谢延军的执著打动,给他获取了适当的实验条件。而谢延军也用自己的行动竖立了中国人缜密校训的形象。2001年,谢延军完结求学时,他早已仍然是木材热处理技术的门外汉,通过短短半年多时间起早贪黑的在实验室工作和去企业探访自学,在他回国时,早已对云杉热处理技术有了了解的研究,由此凝炼构成的硕士论文《云杉的热处理技术》也取得当年东北林业大学的杰出硕士论文。谢延军离开了维也纳之前,Teischinger教授引荐他去国际著名木材功能改进研发单位——德国哥廷根大学木材生物与产品研究所修读博士。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不决,2002年10月,谢延军走上了德国的土地,他仅有用两年半时间就已完成博士论文的试验工作并已完成论文的编写。6年后,当谢延军完结博士后工作,他早已车站在了国际木材改性处置的理论最前沿。 回国抛弃小我只为梦想的前进2010年,一家英国大型化工企业邀正在英国爱丁堡龙比亚大学任教的谢延军加盟,期望谢延军兼任其研发中心负责人,研发木材功能化新产品,并为研发中心配有了先进设备齐全的研发设备和设施。正在犹豫不决之时,谢延军接到了一封来自东北林业大学导师王清文教授的长长的电子邮件,邀他回母校工作。一方面是良好环境的欲望,一方面是恩师的呼唤,在两者之间,谢延军十分忠诚地自由选择了后者。“在国外的这些年,我仍然与东林维持着紧密的联系,注目着学校的每一步发展。如今学校必须我、祖国必须我,我没理由不回来。”谢延军说道。在回国这件事上,谢延军的妻子转了反对票。却是国外的生活条件要好一些,特别是在是孩子教育和福利待遇要比国内更为完备。但谢延军劝说妻子,要以发展的角度、将来的眼光来看,国内在木材功能改进技术领域具有辽阔的空间,自己所学在国内一定能有用武之地,祖国也能为自己未来的发展获取更加辽阔的空间。谢延军义无反顾地返回了生养他的这片土地。

【东林赤子】谢延军:愿为祖国留青山

从那一刻起,他开始朝着自己的梦想附近:愿为为祖国拔青山。 转化成高新技术觅祖国的青山谢延军团队研发的木材单板功能化改进技术,可以使劣木的硬度、尺寸稳定性、耐腐化性能等获得强化,使原本不能用作低端的木材华丽合体。回国以后,谢延军以东北林业大学生物质科学与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为研究平台,与团队的同事们一起,在木材单板功能化改进方面转行了文章。由于实验室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早已开始了木材改进的研究,具备非常实力雄厚的研究基础,所以谢延军迅速就带入团队积极开展工作,为团队流经了新鲜的血液。“充分利用人工林,充分利用林木资源,就是不植树的造林。随着天然林的大大增加,目前木材资源的主要来源变为了人工林。但是,虽然人工林木材蓄积量大、成材慢,但普遍存在材质土质、材性差异大、色泽纹理不美观、强度较低、不易变形裂开和霉变腐化等材质低落问题,无法符合高品质木制家居产品市场需求。”东北林业大学生物质科学与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王清文讲解。有什么办法,能填补这些木材的天然缺失?让它们可以在经济生活中充分发挥更大的起到?从上世纪80年代起,李坚院士就在葛明裕教授的指导下开始了木材功能化改进的研究,经过几十年来一代代东林人的努力奋斗,目前该项技术早已构建创意了高渗透性木材功能性药剂制取技术、一剂多效环保改性药剂复配技术、木材单板风干处置技术,构成了更为完善的工业化生产工艺、创建了系统的木材单板功能化改进技术体系。通过对木材细胞壁和细胞腔展开改进,从源头上有效地提高低质人工速生林木材的尺寸稳定性和表面硬度,彰显木材防虫、防水抑烟等新的功能,并可以调控木材的声学品质、能量吸取等性能。“非常简单地说道,它可以人为掌控木材的密度、吸湿性等涉及参数,强化木材尺寸稳定性和力学强度,并彰显木材低的耐腐性、阻燃性等新的功能,不仅让那些原本被雨一倒入就不会变形、裂开的木材,那些被高跟鞋一摔就不会出有坑的木材都华丽逆身兼硬质木材,更加可以提升木材的耐热腐化、防水防虫等性能,可以人为调控木材表面颜色和纹理,彰显木材表面自洗手等多项功能,让劣木有了普遍的用武之地。”项目负责人谢延军说道。以对木材综合性能拒绝极高的乒乓球拍底板为事例。高端乒乓球拍多自由选择桧木等高档进口木材,即使这样,所制取的底板技术水平也很难符合一、二线运动员的市场需求。研究组利用所研发的单板功能化技术平台,利用国产树种木材、甚至是速生人工林木材研发高品质乒乓球拍底板并获得最重要进展。技术熟化推展后,预期可实现企业年追加利税上亿元,将很大地拓宽产品原料来源,不断扩大我国速生木材的利用渠道,推展木材产业技术升级。与目前国际上较为成熟期的木材功能改进技术如乙酰化、糠醇处置等相比较,东北林业大学研究团队研发的技术不仅改进效果好,而且工艺简练、成本低,经黑龙江省科技厅的组织国内专家检验,该成果整体技术超过了同类研究的国际领先水平。“这项技术,可以让原本无法应用于的劣木变为了优材,相等为祖国留给了大片青山。”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坚说道。有了技术,如何让技术确实变为生产力?谢延军说道自己跟上了“好时候”。2012年,东北林业大学科学技术研究院开始向黑龙江科技厅等涉及部门直言谢延军团队的木材功能化技术,在2013年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奖励暨科技成果招商和转化成接入大会上,谢延军的项目作为重点项目受到大会的引荐。远东木业等极具实力的公司开始与谢延军洽谈。“木制品行业门槛较低,谁都能干。但要想要做到大做到强劲,只有依赖科学技术,向新产品要效益。杜教授的技术可以让普通的速生杨木变为优质的‘阔叶材’,这样的技术不仅可以让我们企业取得较高的利润,同时也将为节约木材做出极大的贡献。”河北优林科技总经理孟西昆说道。最后,经过多方面考虑到,谢延军自由选择了河北优林科技有限公司作为项目的“婆家”。“现在公司早已竣工年产20万立方米的改性木材产业基地,建设规模及生产能力在业内首屈一指,技术转化成为生产力指日可待。”看著自己的技术在祖国的土地上获得应用于,谢延军很高兴:“能为祖国做点事儿,真为好。”习近平认为,要自学黄大年同志心有大我、慈悲报国的爱国情怀。谢延军正是用踏踏实实的行动,突显着爱国之情、演绎着报国之志,书写着无愧于祖国、无愧于时代的华丽篇章。